你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羽球课堂 >

谈羽毛球裁判的判罚艺术

2017-12-18 12:49:03  点击次数:  TAG标签: 羽毛球 裁判 艺术
  一次晋升国家级裁判的考试中,考委会让几个国际A级裁判给考生做临场示范。看完后,一位年轻的考生不以为然地说了一句:“这就是国际A级裁判?不过如此吧”。在一旁的老爷子(林传潮老师的尊称)听到后说了一句:“是不过如此,但够你学一辈子的”。

  羽毛球裁判看似简单,但要把它做好,做到有境界,以致达到最高境界,那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有很多人虽然做了一辈子裁判,也没能真正领悟到其核心。一个能够严格按规则执裁的裁判员一定是个好裁判,但一个只会按规则执裁的裁判员一定不是一个最好的裁判。

  那么,何为裁判的最高境界?在第十届全运会上,“老爷子”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最高境界不能说,一切看情景。同样一个事件,发生在不同时间、不同的场景,处理也不尽相同。达到最高境界这个层面,不是靠学来的,也不是靠听来的,而是靠悟来的。一个人如果没有悟性,哪怕做了一辈子裁判,也难以达到那个境界。

  “最高境界不能说”,还在于它的一些判罚,在定性方面尺度的把握有所侧重,但又是最合理的。这些东西要告诉别人也不知从何说起,如果遇到爱较真的人,他搬出规则,准把你驳得一愣一愣的。记得有一次比赛,裁判长对司线裁判员说:比赛中遇到那些又像界内又像界外的球,就判界外球。因为判界外球,受益方是靠近落点的一方,不存在疑异,而不利方由于远离落点,对落点是否界内或界外不敢肯定,因此也少有麻烦。事实上按这种判罚,比赛是很顺利的 也很少有争议,这种判罚如果自己理会,也按此判罚了,那绝对没问题。

  然而这是裁判长在会上说的,立即就有人提出质疑:界内就应判界内,界外就应判界外,不能说又像界内又像界外的球,就判界外球,看不清就应打看不见手势。这确实是规则说的,此活一出,裁判长立刻被噎得说不出话了。按规则说的去执行,也许会遇到一些麻烦,而按那个裁判长说的去做,也许会很顺利。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严格按规则去执裁错了吗?应该说没错,只是对规则的理解还不够透。这就是“老爷子”最高境界不能说的道理。有些东西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理会不了这些道理,你就难以突破而达到最高境界这个层面。

  下面,我就自己多年来在执裁过程中的一些经验积累与大家分享,也请大家不要搬出规则与我较真,只是希望对大家有所启迪,它也许是“真谛”,但应该不是“真理”。

  规范宣报的重要性

  比赛开始前、比赛过程中和比赛结束时的宣报,声音洪亮、清晰和准确,显示着一个裁判员的自信和威严。宣报,是给运动员听的,给观众听的,更是给你自己听的,它或许会帮你纠正你的致命的失误,这才是最重要的。

  裁判长和记录组拿到你送来的“完整”的记分表,最无法检查的就是你把双方胜负记反了。如果你是按规则规范进行宣报,在开始介绍双方运动员的时候应该就会发现并得以纠正。如果没有发现,在第一局或第二局结束时的宣报,也应该会有所发现并得以纠正。如果再没发现,在比赛结束时的宣报,总该发现了吧。这里为你设了三至四道防线纠错,如果你规范宣报了,这个双方胜负记反的失误应该是可以避免的。

  在宣报前应让双方运动员停止练习,不要运动员一边练习,你一边宣报,这样很不严肃。在宣报时声音要洪亮、清晰,当介绍运动员时,应用相应的手指向运动员,同时眼睛要转向运动员,最好这时能和运动员对个眼。比赛结束时,当你宣报某某获胜时,不妨用眼睛关注一下你认为失败的一方。这时如果有错的话,运动员的反应应该是很强烈的,让你在交记分表前有最后一次的纠错机会。

  挑边的技巧

  挑边最好使用挑边器。在开始挑边前,首先应核对双方运动员。你可以在开始挑边前先热情地和运动员握手,以增进融洽感,这对你后面的执裁很有利。握手的同时你可以问:你是某某某?运动员回答是与否,你都可以确定双方运动员了,确认了双方运动员,可以让你从源头堵住犯胜负记反的失误。

  挑边时应始终记得要背对着裁判掎,当运动员选边时,你可以很清晰地记住运动员所选的场地一拿出挑边器时不要让运动员自己选红的或白的(如果挑边器是红白两面的),而是你直接指定谁是红的谁是白的。当然,这时你最好根据运动员服装的颜色来定,如果一方运动员的服装是红的主色调,你就把红的这面指定给这方,而白的就给了另一方。这样做,可以避免接住抛起的挑边器后,出现忘了哪一边是红哪一边是白的尴尬。挑边器抛起后,最好不要让它落地,以免到处乱滚影响其它场地的比赛。挑边器抛起后,最好用双手上下盖住,接着马上打开,不要用单手接住,然后再翻转手腕把挑边器放在记分板上,这样容易被人误认你在人为控制。

  挑边虽是小事,也没人特别去研究它,但我相信,如果把这些细节做好了,对执裁一定有不小的帮助。

  对于过网击球的判罚

  规则规定很明确:比赛进行中,击球点不在击球方网的这一侧,就是过网击球,判违例。这本不是什么问题,只要裁判看清了就可以判。可我见过多次裁判员这样判罚都引起不小的争议,我自己也有过这样的经历。

  2004年全国冠军赛在福州举行,男团决赛在八一队和江苏队之间展开,那时还采用的是发球权15分制。第一场单打,第一局江苏胜,第二局江苏13比12领先。这时,江苏队队员挑起一个网前高球,这球一挑起,他自己可能就意识到将被扑死,怕被球击到,急忙做了个转身护体动作,八一队队员果真急前一步将球扑死。然而,这球被击到时并未过网,我看了个真真切切,本能地判了个违例。我还为自己能够做出如此快速的反应和果断的判罚而自豪,然而麻烦紧接着来了。被判罚的运动员不干了,他的教练也不干了,比赛被迫暂停.后经过多方协调,比赛才得以继续进行。

  比赛结束后,这件事成为我的一块心病,我不断拷问自己:难道是我错了吗?然而,在不久后的一次比赛中,我仿佛有所领悟。

  那是全国锦标赛的一场比赛,我任发球裁判,一个年轻的国家级裁判任主裁、一个类似我判罚的球出现了,应该说过网击球更明显了。那位年轻的主裁判比较紧张,一时居然没判出来,但比赛并没有引起争议而继续进行着。比赛结束后,那个年轻裁判员对我说:蔡老师,刚才那个过网击球我看见了,太紧张,一时没反应过来判罚。

  这是一个明显的漏判,然而却没有引起运动员和教练员的争议,而我那准确的判罚却引来不小的争议。这是怎么了?我冷静地思索着,突然一个问题闯进我的脑海:当初我那个球如果不判八一队过网击球,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那个球江苏队挑起后自知必死,已做了个转身护体动作,如果这时不判,江苏队一定没意见,而八一队这球拿下后,必定信心倍增,比赛将更加精彩,而真正能够看到是否过网击球违例的只有裁判员。

  郁鸿骏老师曾经说过:一个球不判违例比判违例效果更好的时候,为什么要去判呢?我似乎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不折不扣执行规则的裁判,一定不是一个最好的裁判。而能够驾驭比赛,让比赛顺利进行,让双方运动员的技战术水平得到最大发挥,和谐地完成一场比赛,这才是我们裁判所追求的最高境界。

  裁判员支持司线员判罚的技巧以及纠正改判的运用

  裁判员和司线员,是一个裁判团队,彼此之间应相互配合,相互支持,只有这样才能很好地完成一场比赛。然而,如何支持司线员的判罚是有技巧的,处理得好一切顺利,处理不好将有很多麻烦。

  有一场比赛,运动员对司线员判罚的一个界内球有疑义,认为是一个界外球,对裁判员说:这球是界外球,并用球拍指了指球在界外的落点。裁判员叫司线员再打个手势,司线员依然打界内手势。裁判员就对运动员说:你看,是界内。

  裁判员再次让司线员打手势的行为,表明裁判员没有看清这球是界内还是界外,这让运动员也更坚信自己看到的是对的,一对一的阵势增添了与裁判争议的理由。经过一阵争执,运动员总算服从裁判员的判罚,继续比赛了。没过多久,同样这一方,一个端线球被司线员判罚界内球,运动员反应非常强烈地叫出:这么明显的界外球,还判界内?运动员走到裁判员旁边提出申诉,这时裁判员还是叫司线再打个手势,司线员坚决果断地重复了一个界内手势,望着运动员强烈不满的情绪,裁判员对运动员露出无奈的眼神说:没办法,只能按司线员的判界内。可想而知,后面的纠纷有多麻烦,比赛一度中断,直至裁判长上场协调多时,比赛才得以继续。这里,裁判员是支持了司线员的判罚,可支持的底气不足,因为裁判员没看见该球的落点,所以应该说是没有实质性的支持。

  如何才是真正对司线员的判罚予以支持?我以为,裁判员要在运动员提出争议的瞬间或强烈反应的瞬间,拿出明确的态度。比如:是界内,我看到了。这是两个人看到的二比一阵势,最大限度地降低了运动员争议的可能。这时裁判员拿出态度的时机要恰到好处,大晚了,运动员对你的信任度将大打折扣。

  上面谈的是对司线员的支持,下面也说说对司线员的改判问题。

  说到裁判员对司线员的纠正改判,我拜读了“老爷子”《改判的成本》和刘小峰老师《对裁判员执行“纠正”的思考》,其核心思想就是对“纠正”要务必慎重。

  在正常情况下,司线员的位置和判罚角度都比裁判员有利,因此他们的判罚在多数情况下应该给予支持。然而,有些裁判员就因此都不进行改判,完全支持司线员的判罚,从而走向另一个极端。

  那到底什么时候该改判?什么时候不该改判?我想可以这样判断,如果你“纠正”后双方运动员都没有什么意见,那就是该纠正改判。

  说到这里,肯定有人质问:我怎么知道纠正改判后运动员会不会有意见?这个质问应该是道出了大部分裁判员的心声。

  是的,应该说是很难预判到纠正改判后的结果,但决不是无稽之谈。对于一个有境界的裁判员来说,他在场上,随着比赛的进行,应该可以捕捉到场上的“火药味”,通过每一个球的得失也可预知运动员情绪的变化。比如,A方连续得分,心情挺好,情绪平稳,B方连续失分,心情不好,情绪变得急躁起来。这时A方打了一个后场球.B方认为是界外球,裁判员也感觉是界外球,可司线员很果断地打出了界内的手势。B有反应强烈,开始对司线员吼叫了,这时你能否感觉到你改判与支持的后果?当这位运动员觉得应该向裁判员提出申诉时,转身面向裁判员刚要开口的瞬间,裁判员果断喊出:纠正,界外。一场即将烧起的大火,就很可能被浇灭了。裁判员这时如果选择支持司线员的判罚,一场大火就可能被点燃。改判能会引起了争议,不改判也会引起麻烦,到底要如何判?引用“老爷子”的一句话:一切看情景。

  对教练员在比赛中指导的处理方法

  规则建议:比赛中教练员不得分散运动员的注意力或使比赛中断。如果裁判员认为比赛被干扰,则判“重发球”,并立即召唤裁判长,裁判长应警告有关教练员。

  比赛中,教练员场外不规范指导的现象时有发生,裁判员都比较规范地严格按规则执裁。记得有一次在汕头的全国青年锦标赛,有一场比赛是广东队的教练在场边指导,有一个球还没落地,教练员先喊起来:界外,界外。运动员不接,球果真落界外。

  裁判员认为比赛被教练员干扰了,而且还获利,当即判了个“重发球”。看来一切顺理成章,执裁没有问题,没想到广东队教练不干了,喊到:界外球,怎么判重发球。裁判员不予理睬,让比赛继续进行,教练员叫运动员别打,比赛陷入僵局。裁判员催运动员比赛,运动员不打,教练员喊着让裁判员叫裁判长,裁判员可能考虑到自己可以处理好,叫裁判长没面子,一直顶着不叫裁判长,继续催运动员比赛。在多次催促无果的情况下,裁判员无奈地掏出黄牌警告广东队运动员,然而广东队运动员依然不肯比赛。看着事态发展严重,裁判员不敢再掏出红牌了,想了再想,最终还是叫了裁判长。裁判长上去找教练员谈了谈,问题就解决了,按裁判员判的“重发球”,恢复了比赛。这里,裁判员处理得不够理智,没有主动叫裁判长。规则建议要你判完“重发球”后立即召唤裁判长,当初如果按此做了,问题应该很快就可以解决了。

  我也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完完全全按规则建议去做也会出问题,有什么办法可以不出麻烦?我想上面提到的这场比赛,如果裁判先不判“重发球”,而是先召唤裁判长,让裁判长先警告有关教练员或请他离开赛场,然后再判“重发球”,这时应该不会有什么争议了吧。这里只是把处理的顺序颠倒了一下,没想到却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对换球、擦汗的处理。

  换球的一般情况是:双方运动员同意换球,裁判员则给予换球,一方提出换球,另一方不同意换,裁判员则看球是否断毛或变形,再决定是否换球。然而,这样的处理往往不尽人意。

  有这样一场比赛,甲方连连得分,乙方在连续失分后,情绪变得异常急躁。这时乙方提出换球,而甲方不同意,裁判员看球没变形、没断毛,不同意换球。比赛继续进行,乙方好不容易夺回一分。这时甲方提出换球,乙方不同意,裁判员拿球一看,感觉球打了很久,而且刚才曾有人提出换球没换,这球就换了吧。

  这对乙方运动员打击很大,情绪严重不满,认为裁判员跟他过不去,随时都可能与裁判员发生冲突。

  回看一下裁判员的处理似乎没什么问题,但他忽略了场上的气氛和运动员的情绪,他的处理方法起的是催化场上火药浓度的作用。如果裁判员换一种处理方式:乙方换球时让他换,而甲方换球时不让换,此时乙方得到裁判员的两次支持,情绪将会逐渐平稳,而甲方处于领先状态,情绪不至于变得急躁,而场上的气氛将是一片和谐。

  作为一个优秀的裁判员,应能随时捕捉场上的气氛(火药昧),感受可能发生的事件,及时做好“消防员”,缓解运动员的急躁情绪,消除可能发生的事件,让比赛顺利进行下去。千万不要去“点火”,那将是非常悲催的事情。

  对—个球怀疑是否违例不能判的理解

  规则建议明确提到:裁判员怀疑是否违例不能判,这告诉我们没有把握的球不能判,怀疑也就是没有把握的表现。

  有一场男双比赛,裁判员感觉,在双方对击中甲方球擦过一个队员的球拍后,被另一个对员击打过网,由于只是怀疑,没有判罚违例。可乙方运动员叫起来了:碰拍了、碰拍了,并将甲方回击过来的球用手接住。甲方这时也叫起来了:没碰到、没碰到。

  这下可为难裁判员了,不知该怎么办了。按规则判甲方违例,已经失去了判罚的时机;判乙方用手接球违例,后果很严重;判重发球,双方都不干。裁判员此时非常明智地叫来裁判长,在裁判长对双方的劝说下,判了重发球,危机总算度过了。

  但回想一下,是否有更妥的办法处理这类球,虽说这球是否碰拍只是怀疑,但碰拍的可能性应该也有40%至50%,这时是不能判,但对方运动员反应过来且非常强烈,并且要用手去接球了,说明可能是碰拍了(因正常情况下,运动员不会做出这类反应,这完全是本能的反应)。根据运动员的本能反应,可以看出其碰拍的可能性也应该在50%以上,加上自己怀疑的40%至50%,碰拍的可能性已超过了90%,这时裁判员应及时果断地判碰拍违例,这样判罚的结果双方应该不会有争议。这里最关键的是判罚的时机,一定要及时,不要等到运动员用手接住球的时候还没判出来,那就麻烦大了。所以,裁判员在场上遇到自己怀疑违例的球,不要急着判,也不要着急,更不要不知所措,只要注意观察双方运动员的表现,如果运动员有反应印证你的怀疑,你就果断及时地作出判罚,一定要判,哪怕晚了点也要判。如果双方运动员没有任何反应,你就让比赛继续进行。

  对发球违例的判罚

  发球裁判员是最好当也是最难当的,好当是一场球可以一球不判,也不易引起争议;难当是每球都想判,却一个也判不出来,判出来了,还引起争议。

  如果按照规则提到的5种违例严格判罚的话,现在的发球有80%左右都是违例,那肯定是不能都判,否则比赛就无法进行了。

  有人说:给对方构成威胁的就判,否则就不判,很多人也这样做了。具体就是,发网前球的不判,而发后场球的则判,当然前提是都违例了。

  有些比赛,裁判长在统一尺度时会这样要求:明显违例的,无论威胁与否都判;违例不明显的,但有威胁的也要判。

  这些说法我认为也对但也不全对,因为任何判罚,不应该离开特定的场景。比如比赛时,双方都能接受对方的发球,且无异议,你又何必要判呢?

  对于习惯性发球违例的,你要判的话,可早判,以警示和教育,不要等到比分快结束的时候再判。比赛双方比分悬殊的时候,你可以判你认为的违例,一般不会引起争议。对于那些有意违规发有威胁球而想获利的运动员,一定要坚决地判违例。这正是发球裁判员最难控制的一件事:前面不怎么违例,突然偷袭一下,你没判出来,很懊悔。集中精力想下一次再这么发球就判他违例,这时运动员友球又不违例了。这种想通过发威胁球而获利的运动员往往都是比较老到的,你要“抓住”他比较困难。

  发球裁判员要分析运动员大多会在什么时候发这样的球,都有什么反常表现。据我观察在以下几种情况下运动员容易发出这种球:

  一种是比分接近结束的时候,如15比19,落后方连追3分,达到18比19时,为了尽快和对方拉平比分,往往会偷袭一下;

  另一种也是比分快结束时,如15比19,落后方也连追3分,达到18比19,这时领先方好不容易夺回一分,比分为20比18,领先方为了尽快拿下该局或该场,往往也会偷袭。

  总之,运动员想偷袭的时候,这一分对他来说应该至关重要。想发球偷袭的运动员,往往在发球时会偷偷看一眼发球裁判员,神色有点紧张,发球向后引拍时前臂肌肉较往常僵硬,这是为了发力。发球裁判员应该根据发球员的这些微妙变化,提早做好准备,威慑发球员,让他不敢偷袭,或偷袭后能及时判出违例。

  比赛的主角是运动员,裁判员在场上不是主角。为运动员营造一种公平、公正、能够充分发挥自己技战术水平的和谐氛围,是裁判员的神圣职责。

  只有运动员之间和谐了、裁判员和运动员之间和谐了、裁判员和裁判员之间和谐了,才是真正达到和谐。

  这,正是我们所追求的裁判最高境界。